• 人大政协频道--法制网
    发布日期:2019-11-04 00:51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2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审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情况的报告并进行专题询问。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副检察长张雪樵,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水利部部长鄂竟平,市场监管总局局长肖亚庆,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8位常委会委员和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委员及1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9大问题,直指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重点、难点和热点。前来应询的各方坦诚回答,开诚布公。

  率先发问的是张苏军委员,他关心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推进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中遇到了哪些突出的问题和困难,打算如何攻坚克难,更好地开展公益诉讼检察工作。

  “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从试点到执行,4年多的时间,能够走到今天发挥积极作用,确确实实非常不容易。”张军坦言,目前问题主要表现为工作开展不平衡,“4+1”“等”外的公益诉讼经验不足,能力、制度建设也还有差距;有关法律法规、配套制度、司法解释完善具体的程序、工作中发现的程序性实体性处理性的问题时,制度还跟不上;业务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张军透露,下一步,将把政治建设更加扎实有效地贯彻到公益诉讼业务中。坚定不移抓办案,把地域上、案件类型上的不平衡,尽快通过有力的措施得到解决;坚定不移抓规范;坚定不移强素质。

  听完张军的介绍,张苏军又追问道:“最高检有没有考虑设立全国统一的移动通信方式,像手机随手拍、随手录,随手就可以一键提供举报线索的这样一些打算?”

  “我们最普遍、最直接能够和老百姓联通的‘12309’检察服务中心就是个最便捷的渠道。”对此,张军回应道,目前,从最高检到全国检察机关,各级检察机关都建立了“12309”举报和反映问题的渠道,打电话、网络都可以反映。此外,检察机关还会注重从报纸上、从内部一些报道上发现问题线索。

  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作为一个新的领域,业务涉及面广,专业性强,对检察机关的机构设置和专业队伍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高友东委员十分关心当前公益诉讼检察队伍是否能够适应办案任务的需要以及最高检在专业人才培养方面有哪些思路和举措。

  “这可以说是我们短板的问题。”张军坦言,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政治性极强,和老百姓切身利益紧密相连,而且业务性极强,需要不仅熟悉办案的诉讼程序,更要对社会相关领域,包括科技领域的问题,有一般性的了解,有些还要有更深入的探求。

  “总体来讲,我们的综合能力是跟不上的。最根本的是理念跟不上,制约这项工作最突出的短板也在这里。”张军介绍说,为解决这个问题,一是组建专业化队伍,二是强化专业培训。同时,建立检答网。此外,还加强了案例指导,目前已经制发了6批几十件案例,覆盖所有公益诉讼领域。三是借助外脑。遴选、招录引进一批专业人才,让具有专业知识的行政人员和检察人员互派交流,同时,邀请生态环境、食品药品安全管理方面专家组成专家委员会,此外,还聘请符合条件的专家学者挂职担任相关部门负责人,促进案件从各方面得到更充分的考虑解决。

  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督促政府部门履职尽责、推动依法行政。据了解,检察机关向行政机关提出督促其依法履行职责检察建议后,多数行政机关积极落实,但是也有少数的行政机关敷衍了事,甚至支持不力。“实践中检察机关如何处理好检察监督与政府履职的关系?如何采取有针对性的督促措施推动政府部门依法履职,切实解决问题?”李钺锋委员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这确实是个很难的问题。难不在中央机关层面,也主要不在省一级层面,主要是难在市一级,特别是县区一级。”回答问题的依旧是张军。张军说,这首先是个理念问题。其次,要明确权力的边界。检察机关不能代位,冲在行政执法的第一线,也不能越位,干预行政机关的正常履职,同时更不应该失位。此外,还要注重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方式。

  “实践当中,确实有对检察建议不大理睬,甚至有反感的情形。我想主要问题还得从我们检察机关自身去考虑,怎么样积极促进解决。”张军举例说,比如,检察建议是否精准,是否确实反映客观存在的问题,发现、提出问题的角度、法律依据、事实依据、证据认定是否科学,鉴定是否能让人家信服,要从这些方面来解决。再有,要跟进监督、注重借力。“做好这些工作,就能够把检察机关和行政机关的相互关系处理好,推动公益诉讼检察工作不断取得实效。”张军说。

  生态环境保护是检察公益诉讼重要领域。这方面的公益诉讼案件占全部公益诉讼案件一半以上。“检察机关与有关部门在流域治理、环境保护方面如何互相配合,增强合力,取得了哪些成效和经验?”提出问题的是鲜铁可委员。生态环境部、水利部和最高检三位负责人共同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

  首先回答问题的是李干杰。他先是介绍了生态环境部与最高检的具体合作情况,包括完善协作机制,加强制度建设,提供案件线索和技术支撑,共同督办大案要案以及联合开展培训和调研。此外,从地方层面来讲,各地也积极开展协作,并且在协作中也探索创造了不少好的做法和经验。“但确实还有一些值得改进的地方。”李干杰举例说,比如两部门信息共享跟协作的愿望和意图还有一定的差距,后续还要进一步加大力度,使得信息共享更加充分,推动工作更加顺畅地开展。

  鄂竟平介绍了水利部在流域治理上重点做的三件事,包括开展河湖“清四乱”专项行动、抓好长江大保护以及谋划黄河治理保护。他同时坦言,在开展流域治理的过程中,遇到了相当多的难题,相当大的阻力。“正是由于检察机关的介入,才有效地解决了这些难题和阻力。”

  鄂竟平介绍说,最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最高检和最高法联合出台了《关于办理非法采砂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非法采砂入刑后,打击力度明显增大。二是最高检与水利部等9个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检察公益诉讼中加强协作配合依法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三是去年以来最高检主动与水利部联合在黄河流域开展了“携手‘清四乱’、保护母亲河”的专项行动。专项行动以来,水利部门及时向检察机关移交问题线件,解决了黄河流域一大批老大难问题,叮咯咙咚呛第三期和第四期的收视率?,达到了“起诉一起、警示一片”的震慑效果。

  “去年1月,最高检与水利部、生态环境部等9个部委建立了协作沟通机制,这几个部委对检察公益诉讼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在听完两个部委的介绍后,张雪樵进行了补充。具体来说,一是借风驶船。首先是借案源,二是借人才,三是借资源,互补短板,促进共识。在实践当中,跟行政部门逐步达成了共识,把一些“硬骨头”案件,通过起诉,包括诉前的协调,把问题解决。下一步,将继续同行政部门深化协作,啃硬骨头,办典型案,共同保护绿水青山。(朱宁宁)

Power by DedeCms